推扬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推扬网 门户 人物名人简历 查看内容

薛永

2020-3-26 16:45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199| 评论: 0

摘要: 薛永是小说《水浒传》里的角色,号称地幽星,河南洛阳人,靠卖药使枪棒度日,江湖人称“病大虫”。宋江被发配江州时,在揭阳镇上见薛永枪棒使得好,便赏了他五两银子,两人因此相识。宋江在浔阳楼写反诗,被押往法场 ...

薛永是小说《水浒传》里的角色,号称地幽星,河南洛阳人,靠卖药使枪棒度日,江湖人称“病大虫”。宋江被发配江州时,在揭阳镇上见薛永枪棒使得好,便赏了他五两银子,两人因此相识。宋江在浔阳楼写反诗,被押往法场杀头,薛永等人去劫法场,后随梁山人马上山,被封为步军将校第五名,排梁山第八十四条好汉。征讨方腊时,薛永阵亡,死后追封义节郎。

人物信息

姓名:薛永

排名:坐第84把交椅籍贯:河南洛阳

绰号:病大虫

星号:地幽星

上山前身份及职业:卖膏药的

上山原因:宋江浔阳楼写反诗,被押往法场杀头,薛永等人去劫法场,后随梁山人马上山。

梁山职务:长枪营步军头领

武器:圆月弯刀

必杀技:月牙斩

死后追封:义节郎

落草原因

劫法场救宋江后,上山落草。

所属派系

梁山最大的派系无疑是宋江自己的派系。宋江的嫡系主干是三部分组成的,第一部分是他的嫡系的嫡系,这包括宋江上梁山前的好友兄弟花荣,吴用,朱仝,雷横,他的亲弟弟宋清,以及江州大牢里曾经同生共死的戴宗,还有小跟班李逵。还有他的徒弟孔明孔亮,及贴身护卫吕方郭盛。第二部分是依附宋江的小派系。主要是青州的降将秦明黄信,其中秦明同花荣是妹夫,这层关系秦明似也可以归入宋江嫡系的嫡系。清风山的燕顺,王矮虎,郑天寿,加上后来嫁给王矮虎的扈三娘。揭阳镇的李俊、李立、穆弘、穆春、张横、张顺、童威、童猛,薛永、侯健。黄门山的欧鹏、蒋敬、马麟、陶宗旺。这些都是宋江直接招募来的。第三部分就是间接投入宋江派系的人马,如自己来投奔的石勇,戴宗招募来的杨林,李逵招募来的汤隆,焦挺,鲍旭,朱富等。总共38人,占梁山组织的三分之一。值得一提的是李俊为首的揭阳镇派系,共有10人,虽然依附宋江,但即使单独独立出来,也可以算是一个相当有实力的派系。

相关记载

《水浒传》(节选)

话说当下宋江不合将五两银子赍发了那个教师。只见这揭阳镇上众人丛中,钻过这条大汉,睁着眼,喝道:“这厮那里学到这些鸟棒,来俺这揭阳镇上逞强!我已吩付了众人休睬他,你这厮如何卖弄有钱,把银子赏他,灭俺揭阳镇上的威风!”宋江应道:“我自赏他银两,却干你甚事?”那大汉揪住宋江,喝道:“你这贼配军!敢回我话!”宋江道:“做甚么不敢回你话!”那大汉提起双拳,劈脸打来。宋江躲过。大汉又赶入一步来,宋江却待要和他放对,只见那个使棒的教头,从人背后赶将来,一只手揪这那大汉头巾,一只手提住腰胯,望那大汉肋骨上只一兜,踉跄一交,颠翻在地。那大汉却待挣扎起来,又被这教头只一脚踢翻了。

两个公人劝住教头。那大汉从地上爬将起来,看了宋江和教头,说道:“使得使不得,教你两个不要慌!”一直往南去了。宋江且请问:“教头高姓,何处人氏?”教头答道:“小人祖贯河南洛阳人氏,姓薛,名永。祖父是老种经略相公帐前军官,为因恶了同僚,不得升用,子孙靠使棒卖药度日。江湖上但呼小人病大虫薛永。不敢拜问——恩官高姓大名?”宋江道:“小可姓宋,名江。祖贯郓城县人氏。”薛永道:“莫非山东及时雨宋公明么?”宋江道:“小可便是。”薛永听罢,便拜。宋江连忙扶住,道:“少叙三杯,如何?”薛永道:“好。正要拜识尊颜,却为此得遇兄长。”慌忙收拾起棒和药囊,同宋江便往邻近酒肆内喝酒。

人物生平

身为步军将校的薛永任劳任怨,在三败高太尉一战中,上演《无间道》,在官军水兵中卧底,趁机刺中颖州汝南节度使梅展,并将其擒获。招安征方腊途中,薛永和史进,杨雄,石秀等二十八位兄弟在卢俊义的帅领下攻取临安。头一阵,薛永和史进,石秀,陈达,杨春,李忠等五人一起出阵,却被那敌将庞万春设计埋伏,乱箭射死。水浒六将,一阵阵亡!几天后,梁山大军踏平临安,金钱豹子汤隆力擒庞万春。卢先锋命把其剖腹剜心,祭献众将。那来自河南洛阳的,三络长须,面色微黄的好汗,地幽星病大虫薛永可安息矣!

绰号由来

病大虫就是生病的老虎。《水浒传》原著中说“小人祖贯河南洛阳人氏,姓薛,名永,祖父是老种经略相公帐前军官,为因恶了同僚,不得升用,子孙靠使枪棒卖药度日,江湖上但呼小人病大虫薛永。”可见,薛永的爷爷原来是军官,而薛永 自己也练就了一声好武艺。可是,爷爷却得罪了势力强的人,家道中落,子孙虽然武艺高强却无法从军杀敌,建功立业,犹如猛虎发不了威。所以被人称为“病大虫”。

形象性格

卖药使棒

初看水浒,大家都会觉得薛永不过是个江湖卖药使棒的,来到一个地方,选一个开阔之地,脱去上衣,拿一面锣,敲几下,吼一声:看一看,瞧一瞧喽,走过路过的不要错过啊!等围了一圈人,就拍几下胸脯,使几下手脚,趁势拿出一些药膏,自称祖传秘方包治百病,巴勒斯坦的阿拉法特要是早吃了我的药也能看到德国的世界杯了。就如李忠,这两人是梁山上真正的江湖卖艺人。可李忠还好歹做了山大王,吃喝不愁,还有一帮子小弟鞍前马后的。可薛永呢,要不是遇到宋江,说不定他把艺卖到了洪都拉斯,让老外也见识见识咱中国真正的中药。

军官子弟

其实不然,薛永也算是个军官子弟。他的老父是老种经略相公帐下的军官,“因恶了同撩,不得升用,子孙靠使枪棒卖药度日。”看来薛永之父也是个好官,至少是个清官。当了大半辈子的官,没攒得钱,连儿子都要卖药使棒为生。再看看我们现在的致富村村长,整天开个红旗,女儿嫁到尼加拉瓜,儿子留学爱沙尼亚。薛永要是知道的话,肯定会怨死老爸:爹啊,你当官那么年难道就真没一个人求您办事的?!

得罪地头蛇

薛永在揭阳镇上卖艺时得遇宋江,自然是一拜再拜,并和当地的地头蛇穆弘穆春兄弟结了梁子。后来经李俊介绍和救宋江,和穆家兄弟又重归于好,并紧紧团结在江州派内。当梁山救了宋江,戴宗,闹了江州,并准备报复陷害二人的黄文炳时,薛永又推举了自己的徒弟侯建,做了卧底,里应外合,收拾了黄文炳,一起上了梁山。

人物杂谈

地头蛇设卡

薛永在揭阳镇上使枪棒卖药,因为事先没有和当地有关人员取得联系,当地有关人员有意设卡,地头蛇穆春是这样说的:“叵耐那厮不先来见我兄弟两个,便去镇上撇科卖药,教使枪棒,被我都吩咐了镇上的人,分文不要与他赏钱”,因此,薛永辛辛苦苦使了一回枪棒,又使了一回拳脚,拿起盘子向围观人群掠了一遭,却是一个子儿也收不到。身为囚徒的宋江路过这里,不懂这里面的猫腻,送了五两银子,却惹了大祸,被穆弘穆春逼得差点送了性命。

见识有限

薛永在揭阳岭上的遭遇,一方面说明了地头蛇的厉害,另一方面也表明薛永的见识有限:自古及今,哪个地方没有地方保护主义?过路尚且要收买路钱,你到人家地盘里弄饭吃,交点常例钱或者向当地说话作数的人进点贡,这是江湖人最基本的处事方式,付出才有回报嘛!神仙下凡还要问土地呢,你薛永倒好,不但不给好处,连招呼也不打一个,这是有些太不够意思了。而且,薛永在接到宋江的五两银子时,还说了一番羞辱人的话:“恁地一个有名的揭阳镇上,没一个晓事的好汉,抬举咱家!”这是有些灭揭阳镇的威风了,难怪穆春要有意见了!

不识时务

穆春兄弟虽是揭阳镇一霸,但一开始,在对待薛永的问题上,还不算过份的,既没非法拘禁你,也没敲诈勒索你,他仅仅只和大家打一声招呼,要大家不向你注资,是为了不让本地资金外流啊,你外地来的打工仔,赚不到钱你就走人嘛!薛永的智商可能也成问题,不能从周围人们的神色中看出被人打过招呼的苗头看出异样,是个不识时务者,吃点亏是应该的。

戏说排名

最后排名时,薛永位列八十四位。他的徒弟列七十一位,被他一招放倒的穆春也比他高,列八十位。薛师傅还真有点想不明白了,要说他也是宋江的嫡系了,又会武功,又会吆喝,搞不准还真懂点医药,就算比不上裁缝徒弟侯建,至少比穆家那没用的老二强吧。想想吧,薛师傅,人家老二的老大是谁?穆弘,是揭阳镇跺跺脚响全镇的霸王。当年不是他兄弟提供地盘,装备等给你,你们梁山能这么顺利的破江州并毫发无伤的回来吗?名义上李俊是江州派的精神领袖,可实际排名还是穆弘最高。 梁山上的兄弟大都是紧挨着的,如解珍、解宝、朱贵、朱富、蔡福、蔡庆,童威童猛等。只有宋江宋清和穆弘穆春是例外。穆春和他哥哥已分得那么远了,就算他再没用,宋江如果再把他外下撤,穆弘乐意吗?宋江费心的提拔穆弘制约李俊的计策不是要落空了吗?虽然你薛永是宋老大的人,虽然你武功不错,虽然你还算的上是一帮派中人,可你一无一技之长,二无可靠后台,搞不过别人啊!你看看你前面的龚旺丁得孙的老大是排名十六的张清,曹正是林教头的徒弟,宋万杜迁是元老,要不是看在你和宋老大有那么一点亲密接触过的话,在你后面的,武松的结拜小弟施恩早把你顶下去了。薛师傅想想也是,看看身边一溜子人,突然自豪的问曰:诸位有谁曾被老大请去国际大酒店喝过酒?

戏说薛永

《水浒》中,有两个人原先是以耍枪棒卖膏药为生的:一个是“打虎将”李忠,一个是“病大虫”薛永。实际上,李忠,薛永他们的江湖,跟晁天王那种杀人放火,做大买卖的轰轰烈烈的江湖比起来,是相当狭隘的,悲哀的。他们一天喊哑了喉咙,所得也许还不够温饱而已。因此当鲁智深踢闹了李忠的卖场子后,李忠是“敢怒而不敢言”。 相比之下,薛永的卖膏药生涯,就有点出色了。他的身手不错,祖上原是老种经略相公的帐前军官,后来沦落到卖膏药的地步。宋江在揭阳镇上看过他耍过一通拳棒后,见四周没有一个人捧场,便出手给了他五两银子。——宋江的出手,是见机行色,同时,我们也可以这样来理解:此时宋江的身份,早已经与原来判若两人,他只是个贼配军了。因此,这五两银子,实在只是在为自己买回一付面子,同时也呼吁薛永来关照一下他的面子。

薛永被宋江的这种鹑衣百结般的手段买断了。从此,他从冲州撞府的以卖艺为生的江湖,走上了杀人放火的江湖。因为他对宋江的友情救助,他的交椅,被安放在李忠的前两位。

每次李忠在听宋头领训话的时候,都不得不扭头看到薛永的病恹恹的嘴脸,与一朵高昂的鼻头。但这时薛永根本就懒得回头理他的这位同行了。薛永心想:当初咱们同样在场子上混的时候,俺是专业的,恁是业余地。

诗词评价

家居邑洛有贤渊,

先祖曾为帐前官。

势陨宦穷家运落,

子贬形琐卖膏粘。

江州兜武遭揄挪,

慷慨公明赏银钱。

解友躲灾投水寨,

讨方战死征程间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QQ|广告服务|投稿要求|禁言标准|版权说明|免责声明|手机版|小黑屋|推扬网 ( 粤ICP备18134897号 )|网站地图

GMT+8, 2021-5-6 08:59 , Processed in 0.141019 second(s), 2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